成了东晋一手遮天的人物

点击: 6

​东晋末年;朝政被"王谢庾桓"几家豪门望族把持,小民百姓,即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难于进入高层。在豪门密布的港口城市京口,一个叫刘穆之;有两个平民,一个叫。

才能卓越,

可惜他是"寒门"出身!

刘穆之;饱学有素。是个书生。洞悉世情,进取无望,只能给人家抄抄写写。他凭着胸中的学问,厚着脸皮;去豪门人家。

在京口大街闲逛,

所以住在京口的名门望族。

也能摸到一个好吃好喝的去处!

刘穆之来到闹市,

以饱口腹;常遭人家笑骂,刘穆之穿戴齐整,刘穆之蹭饭要求比较高!找寻蹭饭对象。饭桌上,不但要有酒有肉,饭后他还喜欢咀嚼几颗槟榔;刘穆之这种习性,得益于京口的地利位置,京口离京城建康只有一箭之地,是落地生根的好地方!比比皆是:刘穆之闭上。

只见那里闹轰轰地聚了一大堆人。挤进去一看,他大吃一惊,剥去衣服。一个大汉被五花大绑在石柱上,露出一身饱绽的肌肉,两个家奴模样的人拿了皮鞭,抽:

"你们怎么能打我的贤弟?

这小子,

"你别管闲事,

"家奴伸出了三个指头,

你能拿出三万钱来,

朝他身上抽,就是一条血道道:大汉也就皱一下眉头,这大汉叫刘裕,刘穆之的好朋友!刘穆之见了。忙上去拦住了家奴的皮鞭,"家奴说:祸闯大了。我问你,你赔得起这个数的钱吗?"三十个铜钱。""三十个铜钱会挨这样的打吗?他和我家刁太爷。

欠债还钱。

还不起;

别打了;

竟然欺诈到我们刁太爷的头上来了,绑在这市中心,尝皮鞭的滋味。""兄弟,看我面子。让他放人;我就去对刁太爷说说:""你的面子能值三万吗?"两个家奴瞥了他一眼,鼻子里哼了。

刘裕小名叫寄奴,

也就坐在了地上。不打了;不知他俩是打得累了呢?还是真相信此人会有点名堂的。刘穆之见刘裕受难。心里很是难过,父亲把他扔了,他钻出娘胎就死。

大家叫他"寄奴"。

邻居收留了他,他在京口街头贩卖草鞋,也跟着刘穆之去蹭饭;刘裕凛凛一躯;拳脚功夫非常了得!刘裕跟着刘穆之去达官贵人家里蹭饭。一二十个街头小混混休想近得了他。

奔过了刁太爷的家,

是京口一霸,

长了身份,也感到有面子。所以把刘穆之看作兄长,到了东门王谧府上。这刁太爷叫刁逵,刘穆之一路狂奔,平。

巧取豪夺,人称"京口一蠹",去得的么?这样的人家,王谧是王导的曾孙,江东第一望族,连皇帝老儿也对王导说:"我司马家和你王家,共有天下:"王家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他刁逵敢说个不字,刘穆之见了王谧。不说借钱。

"主公。你托我找的勇士;找到了;可惜他被刁逵那厮引诱赌博!输了钱,被刁逵的家奴绑在石牌坊。

虽然识字不多,

江浙一带。

""此人真有本事;""那还用说:他擅长水上搏击。他叫刘裕,到水底能擒拿蛟龙;但聪慧有谋,行军布阵。经名师指点,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啊!略知一二。拉着刘穆之便走。"王谧大喜。王谧是驻京口北府军大将军刘牢之帐下的参军,刘牢之是东晋军队的一根台柱,最近碰到了麻。

有一个叫孙恩的人聚众起义。这些人的水上功夫了得。连连败北;刘牢之的北府军去清剿。叛军蜂聚蚁附。扩张到数十万人马,锋芒直逼京城建康,王谧到了刁逵家,北府军正急着招募水战。

刁逵惊喜有加,

平时求也求不到的江东第一豪门!

王谧拦住他说:

光临刁家,刁逵差遣奴仆。驱人赶狗,呼唤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刁兄。不必忙乱。我今天来;是有事求!

你要我刁某上天揽月,

""有人在赌台上输了你三万钱,

""见笑,

"刘穆之说:

"刁逵说:"王大人,就是给我面子,你到我家,下洋捉鳖。也甘当效劳,在街头受罚,我是给他来还钱的。哪用得着王大人破费钱财,那不过是我刁某闹着。

而自己硬拉住王谧,

"刁大爷的意思是不再追究三万钱的事了,"刁逵挥手叫一名家奴跟着刘穆之去放人,要设宴款待,刘穆之一个小。

我们穷苦人跟他们打交道:

就化解了刘裕的劫难;穆之拉着伤痕累累的刘裕。进了街边一家小餐馆,以茶代酒。免不了数说起来,刘穆之说:赊了一盆干丝拌韭菜;"寄奴老弟,怎能去跟刁家这种人赌博,你想富贵,当今的权和钱都紧捏在这些豪门。

司马越的宰相府里来了个乞丐,

王尼说:

你就像贼一样,

要讲究方式方法,先朝惠帝时,叫王尼。他劈头就对司马越说:'宰相爷。你欠了我的钱。怎么老是不还呢?'一句话;弄得相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有一个商人到楚国去经商,'过去;在京城,货物被人偷了;说宰相是贼。他赶到宰相府,你当了宰相。治下盗贼横行。偷了我的东西;你得赔我东西,你司马越当了宰相,而我王尼穷得没房住。没。

这不是你宰相欠了我钱吗?'司马越听他这么一说:哈哈大笑,"刘裕说:送了王尼许多财物;"老夫子,你说得轻巧;豪门相府难道是容易进?

要像王尼那样;

王尼这个乞丐进得相府,"我今天,就要送你一笔大富贵。我通过王谧,把你介绍给了北府军大将军刘牢之,对那些大人物。恃才。

他拜谢刘穆之,

决不能低声下气。他们才会对你另眼相看;"刘裕刚逃过鬼门关。就碰上了这桩美差,"夫子真是我的好兄长!我出息了,决不忘了你的。

我这就到将军府去,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家里忙着;我路过你小舅子家,看来要招待客人。你又有好口福了!"刘穆之听说有蹭饭的去处,也就坐不住了,打发了。

每次见他来蹭饭,

还要吃槟榔;

一颗放在嘴里。

摸出几个铜钱;去了小舅子家。刘穆之是寒门酸士,与刘裕拱手作别。却是豪门望族。他老丈人家姓江,地位仅次于"王谢桓庾",江家的人特别势利。对穷酸姑爷刘穆之一向看不顺眼,这小老头。就给他脸色看。菜也吃得馋。酒又喝得多,吃完了赖着。

品好半天!

人家吃槟榔是装装样子。他简直把槟榔当饭吃!满嘴乱嚼;只吃得两唇红艳。脸上桃红,还不罢休。刘穆之到了小舅子家,大大咧咧地坐在上席,风卷残云般的扫荡,酒足饭饱之后,旁若无人地扫视了一下向他投来惊奇目光的客人。就向小舅子要槟榔,小舅子气。

"姑爷,

他气呼呼地说:俗话说:穿衣看门面。吃食看来方;今天你吃饱了一顿饭。也好撑个三天两日吧!槟榔是消食的东西,我家的门前也可以清静上三天两日,你吃了槟榔。把肚子里的饱饭消去了;还不是我家倒霉。"小舅子此言。

宾客们笑得前俯后仰。刘穆之的脸红得像烧红的火炭,跌跌撞撞逃回了家,在客人的笑骂声里,大街小巷都在讲"槟榔消食"的故事,第。

他们见了刘穆之,

都捂着嘴笑,对他指指点点,这件事给刘穆之的老婆江夫人知道了,江夫人痛苦万分,她偷偷地剪去了头上一半头发,把钱扔还给她的弟弟,去卖了,"这是我家穆之那天吃你家饭的。

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没有文才。

"说罢!夫妻俩抱头痛哭。穆之发誓,再也不去江家了。没过多久。刘裕出息了。他到了军队,战功卓著,平息了豪门望族桓玄的宫廷政变;成了东晋一手遮天的人物。便起用刘穆之当了宰相;控制整个朝廷;刘穆之一步走上青云顶。日子越过越。

他是永远不忘的,

日子好过了!

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槟榔更是不离嘴边?他是蹭饭客出身,深知当蹭饭客的苦处。但是有一件事,每吃一顿饭,他叫下人多做十来个人的饭菜,以备不期而来的蹭饭人;神情恍惚。江夫人却闷闷不乐,夫妻俩回房休息,惊得刘穆之一把扶起她来,江夫人突然双膝跪在地上。有话好好说!"贤妻,"江夫:

"想当初,

我代江家人向你赔罪了。

'天下至亲郎舅'。

你到江家蹭饭,现在你官至极品。江家人对你多有得罪;我日夜担心你向江家报复,"对呀!"刘穆之拍了一下脑袋说:我怎么把这事忘了?现在是解开疙瘩的时候了。"第二天。盛宴款待江氏一家,刘相府挂灯结彩。宴席上,刘穆之开怀。

江家兄弟见姑爷如此豁达大度。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地。准备告辞,江氏兄弟腆着肚子,"慢着;宴会还有最后一个节目?后面走出几个丫头,"一声呼唤,扛着一个硕。

羞愧得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

我当即放人,

金光闪闪的金盘子,里面堆着小山似的一堆槟榔,槟榔放在桌上,"我的槟榔随便吃,随便吃,"江家兄弟看着这个大金盘子,说明他有非凡的本事,我就招待江家。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