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卷二‧

点击: 3

入自丘舆,

晋师从2齐师;击马陉。玉磬与地。「不可。齐侯使宾媚人赂以纪甗。则听客3之所为;」宾媚人致赂,晋人不可,「必以萧同叔子4为质,而使齐之封内尽东其亩」对曰。「萧同叔子非他;寡君之母也,若以匹敌6。则亦晋君之母也,吾子7布大命于诸侯。而曰必质其母以为信,其若王。

且是以不孝令也。『孝子不匮。永锡尔类。8』若以不孝令于诸侯,其无乃非德类9也乎。先王疆理天下。

而曰『尽东其亩』而已;

物土之宜而布其利故诗曰。『我疆我理,』今吾子疆理诸侯,南东其亩。唯吾子戎车是利。无顾土宜;其无乃非先王之命也乎;反先王则不义。何以为盟主,其晋实有阙四王13之王1。

以逞无疆20之欲。

畏君之震24。

吾子惠徼26齐国之福,

唯是先君之敝器。

五伯17之霸18也,树德而济15同欲16焉,勤而抚之。以役19王命,今吾子求合诸侯!百禄是遒』子实不优。而弃百禄。诸侯何害焉;寡君之命使臣,则有辞矣,不腆23敝赋。犒从者,师徒桡25败,不泯27其社稷,使继!

请让我们收拾残兵败将,

子又不许,土地不敢爱,过去的友好!那么先君所遗留下的宝器。我们不敢爱惜!如过您还是不允许讲和?背靠着城墙。敝国如有幸。

『布政优优21,

还是会听从贵国的,再决一死战,更何况是不幸战败,岂敢不绝对服从您的命令,『子以君师辱于。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