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应钦昆明遇刺尘

点击: 4

但名声颇响,

一1920年11月初,贵阳市,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排成两列纵队,薄暮初上时分,在4名鼓着腮帮子拼命吹着铜号的号兵的导引下:拥着两辆老式空囚车来到督军衙门看守所门前,督军衙门看守所设在一座破旧不堪的土地庙里;因为它是地狱的入口关在这里的全是罪该处死的江洋大盗。他们中的每个人的名字都曾为人们所熟悉,这里每隔。

总是傍晚时分。

便有士兵拥着一二辆;

不惧狱卒,

三五辆空囚车前来,打发他们去阎王殿接受轮转考验。载走几个倒霉鬼。看守所里的大盗囚犯,平素间天不怕地不怕,不畏鬼神,身陷囹圄命系一线照样笑嘻嘻乐呵呵,便是聊天吹牛。一天到晚不是唱戏哼曲。甚至还有戴着手铐照样习练武。

囚徒们一个个站起来。

聚在号子木栅栏门前,

等着阎罗大王的使者看守所长的出现。

外面院子里传著铁掌钉叩击青石板的"笃笃"声,

但只要外面那凄厉悠长的号音一响;他们便即刻安静下来。整个看守所成了空庙堂。死坟场;钢针落地声音也清晰可闻,伸长脖颈望着走廊腰门;渐走渐近。腰门轻轻打开了,高高瘦瘦满脸烟容的看守所长跨过了高高的门槛,他照例反背着双手慢慢腾腾地在走廊里踱了一圈,偶尔在某个号子门口驻步,用阴险的眼光盯着里面囚犯。

从军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沙哑的嗓音拖得长长地报出了两个名字,

然后突然侧身起步,这套例行的猫戏老鼠游戏玩完后,看守所长退至腰门口,慢慢地展开。"卢。

卢照辉。

架着就走。

张云飞,"语音方落;冲进数名武装士兵;走廊两头的门倏地打开;打开号子,把两个点到名字的死因拖出来,张云飞两人年岁相仿,卢照辉五大。

个头模样却大相径庭,肤色黝黑,络腮胡子,张云飞瘦小精悍,白皮细肉。亮眼。

卢照辉绰号"土阎王",

在江湖上是叫得响的角儿,这两名死囚;是血债累累的惯匪,张云飞诨名"瘦燕"。是专门飞檐走壁登堂入室掠取财宝的大盗,一个多月前,两人分别潜入贵阳;不料被警方"眼线"盯上.一天之内先后。

张云飞被架到外面院子里。

刚放下筷子,

囚于督军衙门看守所。一棵参天大树下面已放好两个座位!送命肉。长休饭,摆好了断魂酒!两人坐下:士兵荷枪实弹四下站定。狱卒上来开了手铐,监视着他们吃下"最后一顿晚。

吃过"长休饭"的死囚将被押往督军衙门。

押赴刑场处决,

卢照辉平生杀人如麻;

他名气虽响;

狱卒马上给戴上手铐,士兵拥押着出了门。登上囚车;长驱而去。根据惯例。由军事法官当面宣判后;除去镣铐,五花大绑。背插犯由牌,手里少说也有七八十条人命。面不改色气不急喘;事到如今也无所谓;蹲在囚车里东张西望。嘴里竞还哼几句小调,张云飞则不同。却从未伤过。

想想三十来岁就要下世,

知道囚犯应暂押于耳房内,

既忿又悲!脸面阴沉沉的很不好看!一路无话;两犯很快就被押到督军衙门。却未被推上大堂。就关在大堂后面的一间书房里,张云飞去年斗胆光顾过督军衙门,乘黑夜把全衙门各处摸了个遍。见士兵把自己关进书房;心中好生奇怪!正待往。

"不要害怕。

跟我来。

从外面进来两个老兵,喝声"不要乱动"。三下五除二凿下了脚镣,又除去了手铐,跟着又进来五个人,出门而去,四个护兵模样的彪形大汉。一个戴眼镜的身穿便衣的文弱书生,"眼镜"问过两人姓名,"一行七人走出。

径往内院,

督军大人大约有啥事差遣,

"瘦燕"张云飞脑子转得快。

穿过月亮形洞门,心中一喜;张云飞寻思哪有去内院宣判的?十有八九命不该绝,让我俩戴罪效命,以功抵罪了。那"土阎王"卢照辉还蒙在鼓里,只管埋头迈步,里面已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体态稍胖,张云飞被带至内院一个小会。

"督军大人在上。

还不跪下:

国字脸;一双眼睛微微凸出。看起来气度不凡;一旁站着的"眼镜"大声喝遭。这就是贵州督军兼省长刘显世;"两人这才跪下来,刘显世做个手势;"起来吧!坐着好说话!给他们个凳子,张云飞谢恩:

刘显世问过两人姓名,家庭情况后,沉脸道:"本帅已看过你们的案卷,砍十次脑壳也不嫌多。似你们这般罪行。本帅回开一面。念你们都是孝子。准许你们将功折罪,张云飞如梦。

叩头谢恩;

"督军大人恩重如山,

叫咱死马上割头,

只要有勇气就可以了,

我要通知你们,

连忙跪下:张云飞说:要我们干什么只管吩咐?一定以命相效,"卢照辉也粗声粗气道:"大人叫干啥咱就干啥,"刘显世说:本帅叫你们两个去干一桩事,此事不难,事成之后;死罪赦除。另有赏金,留在本帅麾下效用,如若乘机脱逃;嘿嘿""不敢;""敢也无所谓。你们的。

听刘显世这样一说:

一在清镇,一在修文,我已经让当地警察局把她们看起来了。你们若抗命脱逃;本帅自有法子处置,哪里还敢另有非份。

"让你们去干掉前省警务处长何应钦,

连连摇头,刘显世这才交代任务,""呃;他们知道何应钦的妻子王文湘该叫刘显世"舅公",眼下刘显世怎么对这个小辈亲戚起了杀心?刘显世站起来说:就这样吧!"朝"眼镜"打个手势。"具体事宜王秘书会跟你们详谈,"二舅公为什么要杀甥孙?

1889年出生于贵州省兴义县泥函乡一个地主家庭,

少年贵州学会会长;

至1920年。

这话要从头说起;何应钦,字敬之。20岁时由湖北陆军中学派送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军事。1914年毕业归国后,应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之邀回贵州帮助训练新军;先后担任贵州讲武学校校长。黔军第五旅旅长兼贵州省警务处处长,从1918年开始,贵州军政界新旧两派就产生了明争暗斗,这种斗争升到最高峰,导致发生武装冲突,捕杀了对立派首领熊。

新派骨干何应钦策划并直接指挥制造了贵阳"民九惨案",郭重光。逼走贵州督军兼省长刘显世。跃居黔军参谋长宝座。何应钦原以为可以借此猎取功名富贵,不意风云。

黔军总司令王文华被刺身亡,

但刘督军考虑到方方面面,

对在贵州解决何应钦有所顾忌,

何应钦成了第一号报复对象,

反复思量,

于是刘显世重返贵阳,对立派袁祖铭回贵州篡夺了黔军指挥权,仍任省督军兼省长。刘显世一上任。首先想到复仇,王文华已死,决定在省外下手,把何应钦秘密杀死。从死牢中提出两名死囚充当。

亡命之徒必勇,刘显世采纳了一个幕僚的建议。两个大盗对付一个何应钦可是三个指头抓田螺稳拿,刘显世其实已经知道何应钦藏身。

却故意指使侦缉队佯作不知。几次搜查面对面都让何应钦"懵"过去,何应钦暗道"侥幸"之余。有一种"挨得过初一。对这种每日进行的搜查难免杌陧。

躲不过十五"的预感,

还是早早离开贵阳为好!

何应钦想先去昆明。

何应钦非等闲之辈。他冷静分析局势;认为短时期内新派难以东山再起,为性命安全计,去哪里?何应钦身边还跟着两个忠心耿耿的。

他让他们去外面察看交通工具。

付了旅费,

那里可进可退。那时贵阳至昆明还没公路,当然谈不上长途汽车,护兵给他联系了一支马帮贩子。让他化装成阿佤商人乘马上路,行至有公路的地方。再另外设法搭车,何应钦对这个安排表示满意。当天即让护兵去置办佤族服装;又把马帮头请来。

30发子弹作为礼物。

还送了一支手枪,何应钦随马帮出发上路,他的两个护兵未行。这主要是经济原因,何应钦只顾。

来不及收拾贵重细软,

却不知他的"舅公"早已侦知他这个外甥的行踪;

袁祖铭杀回来时,随身所携钱财有限;带着护兵去昆明住临时公寓。他养不起,马队出城门时。岗哨只是象征陆地问了问;没有盘查就挥手放行了。何应钦暗自。

何应钦混在马帮里逢县穿县,

但由于哨卡不知何应钦的容貌。

已经布置卢照辉;张云飞先行一步去黔滇交界处守候着准备下手了。一路上,逢府过府。虽然时遇盘查;他又化装成了阿佤,倒只是有惊无险,马队来到黔滇交界处的喇叭寨。这是一个小。

马队进寨时,

呈喇叭形竖置在突界线上,柄在贵州。一寨由两省分治,口在云南,天刚擦黑;鸡鸣早看天"灯笼,一家小旅店正好挑出"未晚先投宿!马帮头便让进店。

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伙计们卸货喂马,量米煮饭;何应钦却和马帮头目在一个干净房间里喝茶闲聊,刺客卢照辉。张云飞先一天已抵达喇叭寨,准备候得何应钦当晚即下手,不料马帮宿在喇叭"柄"上。这可是贵州省地界,出了事得由贵州方面。

想来想去,

张云飞能说会道:

刘显世脸面上不好看!两人便商议想个法子把何应钦连同马帮赶到喇叭"口"去,觉得只有搬出警察署长方能办成此事。便自告奋勇去找喇叭寨贵州方面的只有6个人的警察分署黄署长交涉。刘显世生怕他们路上被军警刁难误了大事,便让秘书给他们办了一张"特别通行。

张云飞离开贵阳前,张云飞就凭这张盖有督军府大印的证件唬住了黄署长。让他通知那家小旅店把马帮那伙赶出去,黄署长本不想坏人生意,但怕日后上面查究起来丢了饭碗,只好答应!他去旅店,对老板说了一通。

只好被迫把已经安顿下来的马帮贩子往外打发!

兼压威逼恐吓,旅店老板"胳膊扭不过大腿"。马帮贩子一伙不知何因,骂了一通,去喇叭"口"那家旅店宿了下来。当天深夜,张云飞潜入旅店意欲下手,但找遍全店也投见何应钦的影子。原来先前一举过于。

或雇马,

身穿灰色长衫。

惊动了机警过人的何应钦,他没进旅店,匆匆溜出寨子。自顾遁去,三何应钦离开喇叭寨后。没敢走大路,绕小道往昆明方向去,或坐羊皮筏子,什么也雇不到时,只好步行!直到曲靖市。才敢露面。安逸地坐上长途汽车到达昆明。汽车在除龙坝车站停下:从车上下来三十多个乘客,何应钦走在最后,头戴黑色。

眼里忽然射出一道异光他发现车站广场竹篱笆门口站着一个生意人打扮的大个子;

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往这边打量;

手上马上作出相应的反应把手伸进皮包。

腋下夹着一只牛皮公文包,他下车后。站在那里先不走,从容不迫地拂去身上的浮尘,借机往四下里打量。手里拎着一网篮水果,何应钦心里一动,刚才车上没见过。此人旅客不像旅客,接客不像接客,哪有提着水果接客的,难道喇叭寨的蹊跷果然有话头,心念即动;枪口隔着皮包对准那大汉,握住了那支6年前从日本带回来的"南部"手枪,只要对方稍有不轨。

他马上勾扳机,那大汉却不朝这里看了,一挥手召来一辆人力车,转过身子。讨价还价一番,何应钦看在眼里。松了一口气,上车而去,大步走出广场大门,正巧一辆人力车迎面而来,车夫点头哈腰招徕生意,何应钦遂与之讲定付洋五毛,让去市内三。

三圣寺是一座小庙,

何应钦为安全计,

他拨步进门,

何应钦有位朋友的舅父在庙里做都院,想先去那里盘桓几天观察一下风头再说:人力车把何应钦拉到那里,让一个小沙弥带去见。

何应钦报了个假名。说是高僧贵甥的朋友。想在寺内暂住几天,来昆明找活计;都院一听自是应允。寺内客房正巧空着。便让小沙弥去收拾:

他掏出钱让去外面买些点心来。

何应钦如果知道先前被自己放弃的是准确判断的话,

让何应钦住下:何应钦进客房坐下:小沙弥奉上一杯清茶,洗洗脚上床便睡,风卷残云一扫光。头刚沾着枕头就睡熟了。即便他几个晚上没。

后来还是张云飞脑子括络?

着实惊慌了一阵,

这会儿也是睡不安逸的,他在车站广场门口碰到的那个彪形大汉正是杀手卢照辉。之所以没有跟踪,却说卢照辉;是因为何应钦已被张云飞人力车夫沾上了?张云飞在喇叭寨扑空之后;仔细思量下来。认定何应钦还是要往昆明去?主张干脆径赴。

若何已来即下手。若何未来,他们两人比何应钦先三天抵达昆明,则在车站等着;一到就跑遍全市。

每天便去除龙坝车站等候,

然后和卢照辉一起回到下榻的旅馆,

查下来未见何影踪。料想尚未抵滇,今天终于等着了,张云飞把何应钦送到三圣寺后;先去车行还了人力车,商议了一阵,决定当晚即去三圣寺。

却不料节外生枝。差点送了卢照辉;本来这事差不多已经结束了。醒来已是5点钟,张云飞睡了一觉,懒洋洋地上街去吃晚饭,路过十字街头,见一群人围在路旁电线杆上,不知在干什么?两人觉得!

看似简单,

便挤进人丛去看。原来是一个胖老头在设棋擂,摆出的棋谱名唤"七星聚会";实则暗藏杀机。听旁观者言,适才已有五名外地人败于胖老头之手.各人输了20块。

不禁心动,

张云飞深谙棋道:懂得"七星聚会"的杀着;见擂主挂牌攻擂得胜者可赢大洋百元,寻思何不杀他一盘;捞下这百元便宜钱,卢照辉自是欢喜,和卢照辉一咬耳朵,撺掇他快上,便喝声"借。

"后生向老丈请教一二;

张云飞见无人上去,上得前去,陪个笑脸。拱手道:恳望不吝赐教,"胖老头居高临下朝他看着,"先把银洋亮出来,擂主让帮手一一验过真假,放在一边。"张云飞让卢照辉拿出。

只走到第七步就输了,

卢照辉大喜,

冷不防一棍当头砸下:

一跃而起,

张云飞不想浪费时间,双方开始较量,胖老头大惊,开手就按古谱使出杀着。越走越慌神。正待过去捧钱。却不料从斜刺里跳出一条汉子,他猝不及防,顿时耳鸣眼花,顶门心挨个正着,噗地倒下:张云飞见状惊骇相加;旁边两个大汉大叫"不要跑",双棒横扫而来。身形灵敏,他会轻功。一个空心跟斗翻过擂主。

一哄而散。

张云飞也顾不得受伤倒地的卢照辉。

化掌为刀。把胖老头打了个趔趄;旁观者见文斗变成武戏;一记砍在那粗脖颈上,刚迈出三步;拔腿想随众人逃遁。一块青砖飞来,正砸在小腿。

朝前跌跌撞撞冲出数步,

两人刹那间被绑成了一对端午粽,早被人上来按住。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胖老头是当地恶霸,仗着其子任民团头目,专喜以设棋擂为诱饵诈人钱钞,别人赢不了。

唆使打手行凶,

外地来滇中的象棋爱好者不知被估诈抢了多少钱!

胖老头几年来还未碰到过敢跟他毛手毛脚的角儿,

也有赢了他的,只好输钱!他便耍赖;把胜家打跑,几年下来;"瘦燕"张云飞不知此情。因贪利而着了他的道儿,当下。

张云飞两人绑上了往自家院里抬,

准备搁到晚上装进麻袋沉进滇池喂鱼,喝令把卢照辉,也是两人命不该绝,迎面走来一个穿黑制服的警官。刚走了一段路,见到胖老头点点头。对被绑着的两个却视若不见,瞟都不瞟一眼,胖老头站下:点头作揖,口称"傅巡官"。卢照辉听见那人说话声音似熟。抬脸一望,喜出望外;"三弟快救我,"那警官名叫傅啸山。昆明市警察局巡警队副分队长,此人是贵州人,做过土匪。和卢照辉搭过。

忙问是怎么回事?

当他听见声音走来一看;有对天八拜义结金兰之谊,认出是卢照辉。又惊又喜,那张云飞乖巧,抢先回答;说是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胖老头本也不敢得罪傅啸山,张云飞这样:

冒犯了胖大爷云云。不待傅啸山开口求情!他有了下楼阶梯。马上喝令打手松绑放人,双方互揖作别,傅啸山知道卢照辉至今尚未金盆洗手。当下也不细说:对他突然来昆明甚觉蹊跷。邀两人去附近的"金蟾食府"喝酒;傅啸山问及义兄来滇。

傅啸山听了并不介意,

张云飞来不及向卢照辉递眼色,口无遮拦,已经把受命行刺何应钦的事说了出来,卢酒酣耳热;反倒介绍了一番昆明警察执勤情况。三人足足喝了三小时方才作罢!临。

责怪他不该泄露机密,

傅啸山欣然点头,卢照辉邀义弟次日去他们下榻的旅馆喝酒。回到下榻处,张云飞把卢照辉说了一顿。卢照辉是火爆脾气。和张大吵一场。哪里忍受得了,这一去;直至半夜过后。

卢照辉醒来,

张云飞连说带分析了一通。

大腿筛糠,

"张云飞脸腾杀气,

甩袖而走,喝得醉醺醺的不省人事,倒头便睡;四次日早上。原先说好的当晚去行刺的计划遂成一番空话!竞对昨晚之事毫无印象;吓得卢照辉黑脸发白,嘴唇哆哆嗦嗦惊问,"怎?

考虑再三,

只有同意这个主意,

张云飞便吩咐他准备毒酒;

眼露凶光。无毒不丈夫;先宰了傅啸山,"卢照辉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义弟。日后江湖上也难混。但一想到如若傅啸山为立功计从中作梗。那将坏了他们的大事,老母将遭残害,张云飞。

自己去三圣寺暗访何应钦是否挪了窝。卢照辉定定神便开始行动先唤来茶役让他去定一桌上等菜肴,然后去西药店买了包耗子药。又去买了两瓶酒。张云飞对傅啸山的担心不无道理。心中已经打好算盘!傅啸山昨晚听卢照辉道明来意后,张行刺得手。然后布置手下弟兄缉拿。傅啸山没有料到;借义兄之性命为自己充当升官晋饷的。

傅啸山身穿便衣来到旅店,

他在动卢,张脑筋时,对方已经作出了"抢先下手"的决定,中午敲过11点。卢照辉担心他不来,正往门口去张望,见到傅啸山自是高兴!把他引进位于后院角落的房间;刚喝了几口茶,饭店送来了预定的菜肴。卢照辉见张云飞久去不归,寻思既然菜送来了,待张云飞。

傅啸山已经倒下:

哪知底里,

先喝了几口汤,

"卢照辉不露声色道:

就吃起来吧!那才显出我卢某人的利索。主意打定,傅啸山心无戒备,便招呼傅啸山入席。酒刚沾唇,他就觉着味道不对,皱着眉头瞅着杯内说:举杯便饮。"这是啥酒,"洋酒。"傅啸山喝了半口,越发觉得味道。

"麻什么嘴?

瞥见卢照辉眼里掠过惶色。

情知有异,

"卢照辉见势不妙。

"怎么喝着觉得麻嘴?"卢照辉一口饮尽自己杯里的酒,不是蛮好喝吗?"他嘴这么说:心里却很惊慌,傅啸山弃匪从警已有7年。寻思倘不肯喝怎么办?也学了些"察言观色"的本领,"我看看究竟是什么酒?伸手去抓。

一边推弹上膛,

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怀里掣出手枪。"你别动;"一边说:傅啸山是他三弟,手上有多少本事都兜在他心里。思忖笃定稳拿,哪知"士别?

当刮目相看",

傅啸山这7年拜师学技。勤学苦练。没等卢照辉把手枪端平。一家伙把酒瓶砸在他持枪的手上;功夫大有长进,手枪落地:

"本来;

卢照辉还没来得及叫痛,还弄了满手血;傅啸山已把手枪掏在手里。原来你请我赴鸿门宴,卢照辉难逃厄运,他的反应比傅啸山快半个节拍,谁知此时张云飞恰恰赶到,推门一看马上蹿过去。一脚踢飞手枪。卢照辉乘机。

傅啸山纵使再有功夫也难敌四手。

原来何应钦今天上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

一拳击倒义弟。两人同时上去,当下便呜呼哀哉。整理一下现场。坐下饮酒,卢照辉述说了情况,张云飞松了一口气。"侥幸",忽然离开了三圣寺,便兜了几家旅店寻找。张云飞估计他不会这么快就离开。

天空飘着牛毛秋雨,

两人决定晚上下手,终于在一家名唤"五源诚"的小客店里打昕到了何的下落。五当天晚上。此时昆明城内只有几条主要马路装有路灯,一般偏僻地方每到晚上便漆黑一片。人迹稀少,9。

何应钦从安全角度考虑。

今天住进"五源诚"后又睡,

张云飞离开旅店,穿大街走小巷直扑"五源诚"客店,这一阵他实在太累了;只在三圣寺过了一夜便挪动了。昨天睡了十几个小时犹嫌。

没敢进店门,

一直睡到下午四五点钟才醒来,买了些卤菜和一瓶泸州大曲回来;信步出门转了转;缩在房间里独斟独饮,一瓶酒喝去五分之三时;刺客已经来到旅店门外了;张云飞白天来侦察时;生怕惹人。

他马上飞身上墙;

只向伙计打听了一下:不知何应钦住在哪一间?不过这难不倒他们,两人来到旅店门前。卢照辉上前敲门。张云飞闪至旁边侧墙那里,候得店主从账房间出来开门。悄无声息下到。

要进去把两人揪出来去见官府,

卢照辉在门口对店主胡搅耍赖;

径往账房间去查看旅客登记簿,硬说自己的老婆和一个汉子住在店里,店主闻到他身上透着酒气;眼神又不似正。

却又不敢得罪。

怀疑他是精神病加醉酒;只怕砸了客房,哪里肯放他进去。只得耐着性子解释,卢照辉搅了一会,估计张云飞已经查清何应钦住在哪个房间?便乘势下台阶,伸手"借"了几枚银。

张云飞看过旅客登记簿,

扬长而去,其实并未走远。准备接应张云飞;就在隔壁小巷里藏着;重新飞身上墙,踩着墙头行至后院,攀到黑灯瞎火空无他人的厨房屋顶上,也不顾瓦片。

那光亮愈发显得昏黄黯淡。

伏在屋脊后面。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直盯对面那个窗口。客店为图省钱。客房里装的都是15瓦电灯。电力又不足,远远望去;一动也。

像是坐着在想心思。

把衣服打得精湿。

张云飞忍耐不住,

伸手在瓦楞沟里摸了一颗豆粒大的小石子。

糊着纸的玻璃窗上映出一个人影,张云飞拔出手枪。推弹上膛。原来他估摸角度不对,却不瞄准,恐怕打不准要害;偏偏屋里那人就是不动弹,便耐着性子伏在屋顶上等着目标站起来,雨却下得大了,灵机一动。两指一弹,打在窗。

屋里那人上当了,直朝门口走,张云飞等他刚把门拉开一条缝时。举手就是一枪,那人"唔"了一声;双手捂着腹部栽倒在门槛上。张云飞见已。

而是何应钦隔壁房间的一个宣威来的火腿商人,

何应钦谨慎。

料想何应钦活不成了;爬起来跃至地下:复一纵蹿,上了围墙,遁身黑夜,张云飞其实刺错了目标,挨枪的并不是何。

一看老板倒在血泊中。

首先冲出门来,

住店登记时用了个假名字,张云飞潜进账房间翻看登记本子时匆忙间弄错了。只看到有姓何的便记下房间号来后院下手。枪声一响。全旅店前后院十几个房间的客人都被惊动了;那火腿商的两个伙计住在隔壁房问,一个哭;一个大叫"抓凶手",哭的那个和老板沾着点亲戚。

不想这当儿又岔出一个意外来。

边哭边叫"舅舅"。何应钦也被惊动了,放下酒杯出来一看。糊里糊涂还没意识到这其实是冲自己来的。听见"伙计"叫"抓凶手",来不及多想,马上拔出手枪。转头扭颈往四下里张望,正待离去,张云飞本来已经越墙而下:忽听墙内传来哭"舅舅"的声音,不禁一愣。何应钦是独自。

难道杀错了人。

怎会有人为他哭丧,而且那声音不是贵州口音;而是地地道道的滇中语音。当下心念一动。来个去而复归,重新上了墙头。伏在上面往院里观察,此时各个房间门户大开,透出的灯光把院子照了个半亮,张云飞是夜猫子眼。一下子就留意到持手枪的何。

却不知究竟是不是真目标?

便扬声大喝;"何应钦。"何应钦闻声一愣,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奉刘督军之命找你算账",张云飞叫声,甩手就是一枪,见何应钦已。

遂急急遁去,找到卢照辉后两人当夜便离开昆明;回贵阳交差领赏去了。何应钦右肺中弹,血流如注,当即被送往医院,经全力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伤口一。

他便立即离开昆明,沿滇越铁路去了越南海防。再乘船去了上海,这次遇刺,何应钦精神方面的震动比肉体上更痛苦?一直恨意难消!直到晚年,他在台湾说到他的三个私人仇。

张云飞不约而同打了个隔顿。

还把刘显世放在首位,张云飞都是孝子,张云飞两人的性命当天下午,张云飞把傅啸山的尸体塞进床底,卢照辉问张云飞久去不归。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 猜你喜欢